啥脑洞都没有的废柴。

【No.6 鼠苑】 欢迎回来,老鼠。 (紫苑生日贺文后篇)

某伊的藏书阁:

*注:这篇是紫苑生日贺文后篇,还没看过请移步这里----->http://souris.lofter.com/post/23012f_89f85a

还有别被题目给骗了,本人是后妈啊....(喂。)



据说,我还是婴儿的时候,NO.6分成了墙内和墙外。

墙内的生活无忧无虑,每个人都会幸福地活着,直到死去。

墙外的生活则是痛不欲生,每个人都恨不得能离开,甚至想就这样死去。

 

但是有一天,墙被破坏了,NO.6内外不再有了所谓的隔离。

我很庆幸地,生存到了那个时候。

 

成功破坏了这面墙的,是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在NO.6是谁都知道。

而另一个人,则谁也没说。

 

但是我心中早已猜到了,那个人的名字。

 

 

时常从妈妈的口中听说到的,被墙隔离的那段期间是现在的我绝对联想不到,苦不堪言的日子。

现在我们居住的叫做西区的城镇之一,之前也只是个贫民窟。

 

拥有完善的设备,充斥着能抵挡风雨的住宅,还有人人脸上挂着自然的幸福微笑。

这都是以前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景色。

 

而在墙破坏了之后,努力让我们得到这一切的,是紫苑。

与我同样名字,宛如我父亲一般存在的人。

 

 

对,我就如对待父亲一样,敬爱着他。

 

然而现今,我却只能在大雨中撑着伞,默默地凝视着他最后的遗容。

我迈入二十岁那一年,紫苑在完成了NO.6所有的工程的一年之后,在睡梦中安静地离去。

 

大家都怀疑过他身上有莫名的病痛,也或许是因为累坏了才会这样,更无法让人相信的是……t他自我结束了生命。

 

妈妈自责着自己没有多关心他,火蓝阿姨除了抽泣之外什么也说不出来,还有力河叔叔那沉重得宛如再也笑不出来的脸。

 

但是结果却是,他就如一般人一样,确实是在睡梦中,这样地离去了。

 

我想起来了,那天他生日时的大雨,和现在一模一样。

宛如为了失去他的大家,在嚎哭着。

感觉就宛如当年他失去他的时候一样。

 

不过这次唯独,没有了他的喊声。

他宛如只是在睡梦中的天使,嘴角微扬,安静地躺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内心觉得,他走得好幸福和安详。

 

但,这并不代表,身边的人都如此地想着。

悲愁的气氛弥漫着整个NO.6,宛如谁也无法从这份悲怆走出来。

 

就算不走出来,就算失去了他,世界却还是依旧前进着。

还以为NO.6会陷入困乱,或者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

 

但是,他就如预知到自己会走一般地,交代了所有工作,留下了所有重建之后的计划。

当中也有我在内,在他离去了之后莫名其妙地就得到了他最后的遗言。

 

宛如已经预知了未来会发生的事一样,把所有未来可能会发生的问题一一列出,然后做出解决方案,让所有人都在这里一直幸福下去。

 

但是,那个未来却独缺了他自己。

 

NO.6持续下起了一个星期的大雨。

宛如真的是如妈妈说所的一样,守护着紫苑的神,再为他哀悼着。

 

就算如此,当天空放晴的那一刻,NO.6依旧还是一样,大部分的人们也重新取回了幸福和微笑。

 

但是,有个人却从此消失了。

 

 

早就四年前就已经完成了他的约定,进入了高等学府,之后也进入了NO.6的管理中枢。

但是,除了让我知道那个钥匙其实是他和他一起生活过的地方之外,其他的就再也没有细说。

 

我一直都以为,这个钥匙其实只是一个象征。

对,他和他如果再次遇见的时候,或许是凭着这个钥匙来认出对方。

 

但是,当我在那份资料里找到只属于我,只让我知道的那张地图时,我知道我猜错了。

 

他之所以不说出所有的事,只是时间还没到。

 

那个他与他住过的地方,依然保存到现今,在重新建造的城市下,唯独这一块地,被当做对未来的人们的警戒,为了避免再发生之前的惨剧,而保留着西区原有景象的一块地。

 

残缺不堪的游乐场,动不了的时钟,黄昏下那荒凉却又凄美的草地。

 

还有就是,一个已经被封闭的地下道。

 

以我现在的权利和能力,要进入这个地下道并不困难。

其他人都只是认为那里只有着几间充满着陈旧物品的房间而已,一点用处都没有地方。

 

当然其他人也不知道,或许妈妈和力河大叔是知道了,那间被锁住的房间。

 

我拿了一些工具和手电筒进入地下道,试了试想要用蛮力打开那道已经腐旧的大门,但是却不行。这时候我也只能从口袋取出了钥匙。

 

完美地插进锁扣孔时,我深深了吸了一口气。

 

门把一转动的瞬间,这扇门渐渐地开启了。

 

就算是这样,但是在没有灯光之下,眼前依旧是一片地黑暗,根本看不清内部的构造。

把手电筒的灯光望内一照时,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惊叹声。

 

这里。

感觉根本就好像有人住着。

 

发觉这个异样的自己立刻看了看门旁边的位置,墙上挂着的,是个油灯。

 

我好奇地就尝试点开,原本早应该废弃的油灯就这样微弱地亮着。

就宛如为了在这里逗留的人保留住它原有的功能,就算是老旧的设备但确实能用。

 

加上手电筒的照明更让人看清楚了整个房间的构造。

 

房间虽然不小,但是三分之四的摆设都是一排一排的书橱。就如老旧的图书馆一般,书橱并列排着的早已是泛黄的书。

 

我抽出了一本看了书中的内容。

 

是一样的。

和NO.6里面图书馆中的同名书的内容一模一样。

不,而是NO.6重建后的书大部分说不定是从这里抽取的。

 

除了书之外,其他的也只有一个床,沙发,茶桌,还有一台钢琴。

全都都是不可能出现在的NO.6里头,极为陈旧的东西。

 

而且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这里明明应该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人打理过了。

但是,那悬挂在墙上的灯油,没有被尘埃铺满的书橱,在桌上轻轻地一抹也只是有少许的污迹。

 

无可否认地,紫苑应该常常过来这里。

为了保持这里原有的样子,等着那个人回来。

 

眼角突然看到了其中一个书橱边缘有的小小盒子,我取下来一看,上面写的是“月夜”两个字。不禁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时常会爬到紫苑肩膀上小老鼠的名字,就叫月夜。

 

想到这里我把盒子放回了原位。

原来月夜也曾经是属于这里的,所以紫苑也把它放回了这里。

 

 

这个地方,大概什么秘密都没有。

只是把那个人的喜好,生活习惯,还有他们之间的回忆,完美地保存了下来。

 

纵使,早已世事已非。

 

而紫苑之所以没告诉自己,是要到最后的一个片刻都亲手守护着这份情意。

到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把留守者的位置留给自己。

 

我会用什么样的感情去完成他这一份拜托。

现在单纯是要理清自己的情感都有点困难了。

 

比起他的离去,想到了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依旧等着对方的他,但是最后依旧等不到他的归来。

 

心里难受了起来。

或许我会等,就犹如紫苑等他一样等着,但是本质却完全不一样。

 

就算他和自己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人,但是让犹如自己父亲一样存在的紫苑如此思念的人,怎么说我还是会有点好奇。

 

就这样先看看状况,再决定该不该隐瞒这个地方的存在。

 

我关上了油灯,理清了自己的思绪就踏出了房间。

关上门的瞬间,我身边闪出了一阵黑影,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就被抓住扣在墙上,另一只手被抓住了手腕,手臂整个被向往外扭了起来,手电筒自然地就掉落在地面上。

 

那一霎我仿佛用尽这辈子的体力在挣扎,但是对方丝毫没有想要就此放手。

反而在自己挣扎的同时,颈上突如其来地就挟持着一把小匕首。

 

脖子上传来微微的疼痛敢,让我整个人甚至是已经重获自由的那只手,都立即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手电筒灯光的微弱的反射光让我只知道对方把披风遮住了整个脑袋,却独留了眼睛的部分。

 

我永远无法忘怀。

那对如审视猎物般,直直瞪着自己双眼的——那双银白色的眼眸。

 

就宛如只是想看清楚自己的样子一样地盯着,也完全没有做出再伤害自己的举动。

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或许只是一片刻的时间,但我已经觉得对方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松开双手的那一瞬有想要抓住他的冲动,但最后脚一软他就宛如老鼠一般地在自己眼前溜走了。

 

对,他就如老鼠一般地,迅速又敏捷地逃离这里。

 

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其他的人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但是这里却出了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或许,他其实根本就不是客人。

 

 

 

在那件事之后,我时不时都会去那个地下道的房间等着。

就是为了等那个人再出现,但是都没有任何收获。

 

检查了所有在NO.6的居民的资料,察觉到了没有一个人是拥有银色的眼眸。

也就是说,那一天出现的人,是外来人。

 

而会知道那个存在的外来人,我怎么想也就只有那个紫苑日夜所思的人。

突然就为了那天没有尽力抓住他而懊恼不已。

 

 

收到那一封邀请卡的时候,我除了充斥着疑惑之外,就感受不到其他的情感。

只是个普通的邀请卡。

 

邀请的人是突然在NO.6小有名字的一位舞台剧演员——伊芙。

不仅拥有着仿佛天使的外貌,却还有着天使般唯美的歌喉的演员。

没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也完全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在NO.6也完全没有她的记录。

她就如漂泊在人群中的天使一样,留下歌声和幻影,却一直都没停留在任何一个地方。

 

而这样的传奇人物,却寄了给了毫无关系的自己一个邀请卡。

 

有人说她应该是想要留在NO.6这个宛如伊甸的地方,所以就刻意寄了这份邀请卡给算是NO.6管理员继承者之一的自己。

 

也有人说她也说不定是要用美色诱惑我,而得到NO.6的居留权。

 

但是,对我来说这些也只是个假设。

我心里也有了个假设。

 

她,或许和那个人有极大的关系。

 

因此,我答应了,那平时肯定会拒绝的邀请。

 

 

 

 

那是个去观赏舞台剧的邀请,然后在结束之后私下会有个面谈。

 

虽然没观赏过她的演出,不过却知道那每天几乎座无虚席的舞台剧演出。

现在演出的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的《哈姆雷特》,而她就是演奥菲莉娅的那位。

 

由于紫苑从小就会读这些故事给我听的缘故,对于剧情早已经十分了解。

 

但是,看到她出场的那一刻,也终于明白她异于常人的魅力。

 

楚楚动人的姿态,优雅的举动,演绎出的奥菲莉娅更是让人随之心碎。

还有从她嘴传出来的歌声,更是触动了所有人的内心。

 

确实,她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物。

 

 

舞台剧很顺利地就落幕,越接近了真相,我就越觉得紧张焦虑。

刚才她的歌声虽然让人觉得安心,但是我看见了,她那双——银白色的眼眸。

 

还有她那刻意一般地,望着自己一片刻的眼神。

 

 

虽然眼神不像那天一样地锐利,不过却已经无法让自己冷静下去欣赏一整个表演。

 

 

随后,我被带到了后台的一个接待室。

因为原本是欧式豪华的剧院,所以接待室也如此地犹如西方贵族房间一般地充斥着古典的气息。

 

我一个人坐在了沙发上等着她的来临,忐忑不安的心情根本平静不下来。

 

这时候,门被开启的声音传来,我猛然抬起了。

 

走进来的是个少年。

对,就是个少年。

 

蓝色的发丝,绑着小马尾,酷似女生的样貌,却有着男生锐气的少年。

 

他完全无视了我脸上的不解和诧异,就直接坐在我的面前,翘起了二郎腿双手叠起放在膝上,对着我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那是和紫苑温柔的微笑完全不同的感觉,让人深深感觉到危机的微笑。

 

“你好,我就是伊芙。”

 

他就宛如知道自己会不相信他的身份一样,一开始就做出了自我介绍。

我才惊觉方才的表演犹如对观众来说是一场完全没有破绽的骗局,没想到伊芙竟然会是个少年。

 

“你好,我是紫苑。”

 

就是再怎么惊讶,我还是做出了理应的反应就是告诉他我的名字。

但是原本想要从他口中探出那个人的情报的我,顿时又有点退缩了。

觉得他如果不想告诉自己,我一世都不会知道。

 

因为他听到了我的名字的反应,自然得让人觉得就如平时普通的自我介绍一样,毫无分别。

看样子他年纪还小过自己,凭着那双银眸,我感觉他应该是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才会刻意邀请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退缩的话岂不是眼睁睁地又放走了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

 

“你要找的紫苑不是我吧。”

 

我试探般地,望着向着眼前的少年开口问道。

 

这时候他的那对银眸只是纯碎地望着了自己,仿佛那个时候在地下道那里瞪着自己那个人不是他。

 

但是,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他。

 

“不是,我找的就是你。”

 

 

他又微微露出了笑容,推翻了我想要的答案。

 

我惊愕地看向了他那双毫无回避直视着自己的双眸,仿佛就再告诉着自己这是实话 并且要自己相信。

 

“可是我不认识你,也对你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我说的都是实话,有像他那么样的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话,自己或许一辈子都会记得。

他对着我露出了无奈的笑容,随之换了个脚在上翘着,身体上半身完全地躺在了靠座上。

 

“当然不可能有印象,我也只和还在婴儿时的你有过一面之缘。”

 

“那时候要不是那家伙多管闲事,你大概都已经死了。”

 

“你母亲,没错的话应该以前被叫做借狗人。”

 

他一边摊着双手,一边仿佛在细述往事般地说道。

 

没有一句是不让我觉得惊恐的,眼前这位蓝发少年,确实说出了自己妈妈很久之前用过的名字。

 

而这个名字,除了在熟悉妈妈的人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

 

 

“你……到底是谁?”

 

我心里,已经认定他是那个人了,那个离开紫苑而去的那个混账。

可是,为什么他既然能那么坦然地出现在我面前,一开始却又不出现呢?

 

“你明明知道,我的名字。”

 

让我更觉得疑惑的是,他那丝毫没有动摇的表情,还有那刻意让自己揭穿他的举动。

 

我不能否认,眼前的人就算对自己露出了微微鄙视的眼神,却还是让人顺服于他的魅力之下。他就如一个会用笑脸欺骗人,引诱人坠入自己的现今的恶魔,装成了天使接近其他人吧。

 

而紫苑,说不定就是这样被他骗了!

然后眼前的人就利用了他的感情,把他留在这里一走了之。

紫苑却将所有的时间留给了NO.6,将所有的感情都留给了他,却得不到任何的回报。

 

“你就是老鼠吧!!”

 

我越想越觉得无法容忍,鼓起勇气在他面前站了起来,怒瞪着他咬牙切齿地说着。

 

纵使眼前的人或许一点错都没有,或许一切也只是紫苑的一厢情愿。

但是,唯一一点我能确定的是…..

 

紫苑为了这个人耗尽了所有时间,而这个人却没有遵守约定回到这里。

就此而已。

 

眼前的他也只是仿佛看着一出滑稽的表演,哼笑着。

随之才望着自己说道。

 

 

“正是,我就是老鼠。”

 

他说着的时候,一副就是已经预料到一般的样子,让我内心觉得恶寒的同时,却又感到一丝丝的恐惧。

 

“那天在地下室出现的也是你吧!”

 

现在我能千真万确地确定了那天袭击我的人,就是眼前仿佛年纪还小过自己的男人。

想象到那个地下室那种保留得那么好的原因,是因为眼前的男人回来了之后就住在里面。

 

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凉意。

 

“是我没错。”

 

“没想到除了借狗人和力河之外,会被其他人发现那个地方。”

 

那个人毫无在意地说着,完全没有提到那个差一点就把自己杀的事。

然后只是微笑着说着他料不到的事。

 

原本就是他以前住的地方,所以好像我这样的人独闯进去才是那个错的一方。

因此,他对自己突然袭击我的事,根本一点愧疚心都没有。

 

刚才紫苑的事也好,现在对自己的事也好。

这种态度让自己真的无法忍耐。

 

看见他那一副高傲和冷艳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紫苑悲伤地笑着的表情,又更为悲哀了。

 

紫苑无法做到的是,自己还是能做到的。

我迈出了脚步,下定决心放手一搏的同时冲向了他身前。

 

 

一挥手,一拳就打在他脸上了。

 

 

就这样那白皙的脸孔上,留下了瘀青。

但,明明可以成功避开的他却完全没有回避,也只是转过头凝视着我。

这一次,他眼神中找不到任何的忽视,却在下一秒仿佛刻意避开自己一样地转回头,望向了别边。

 

这种莫名其妙的态度顿时让我更恼火了起来,索性拧起了他的衣领怒喊道。

 

“为什么要欺骗他?!”

 

“为什么要让他等你?!”

 

“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为什么……要回来……”

 

我在喊的同时,又忍不住怒气地打了他几拳,最后却不经意地,哽咽了起来。

 

既然要欺骗他,就让他最后死心。

既然不会回来,就让他放弃等待。

既然决定回来,就让他再次看见。

 

既然这些都不行,那为什么还要回来。

 

“紫苑他已经……”

 

拳头早已经被自己握紧而变得红润,可是就算眼前人嘴角已流下血丝,却仍然没有避开或还手。

 

忍住眼泪之中,我感觉到了。

他或许是刻意让自己打他的。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把这一世的怒气,都发泄在这个人身上了。

平时算性格还算温顺的自己,也对自己竟然有这种情绪而感到讶异不已。

 

我竟然就这样动手打了人,一个完全毫无还手的人。

 

 

“爱莉乌莉亚斯已经不在了。”

 

“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

 

 

他垂下银光般的眼帘,用拇指拭去了嘴角的血痕,毫无在意那已经被揍得一片瘀青的美貌地说道。宛如知道自己最后一句话,所以狠狠滴打断了,却又完全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听到他这一句我震住了,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表情呆滞地望向了他。

 

爱莉乌莉亚斯,是守护着NO.6的神。

是经历过以前那场骚动的人们,信仰的对象。

 

但是,现在有个人来和自己说,那个神已经不存在了。

有这种天大的笑话吗?

 

“不信?”

 

“她对NO.6已经没有兴趣了,托某人的福。”

 

“现在的NO.6,除了人类之外,再也没有神明的庇佑。”

 

仿佛已经看得出我脸上呆住的同时,呈现出的不解和无法置信,名叫老鼠的他就解释了起来。

 

我听得出那个“某人”就是紫苑。

拖紫苑的福,她已经对这里没有兴趣了?所以就这样离开?

 

虽然未曾见过那个神明,但是也知道她确实是存在着。

 

这一个欺骗过紫苑的人,来到自己面前说那个神明已经不在了。

 

我会相信吗?

 

“所以呢?”

 

但是,我最大的疑惑就是,就算这一个是事实,应该也不需要他刻意来见自己,更不用告诉自己这么一回事。

 

他回来告诉自己的理由到底是……

 

 

“NO.6 已经没有了爱莉乌莉亚斯,如果这里没有一个有资格管理好一切的领袖甚至是干部,以往的事只会再重蹈覆辙。”

 

“这一次将没有人来拯救你们。”

 

 

老鼠他原本那敷衍的脸孔,在这一瞬间变得如此地凝重。

仿佛是真的会发生一样,以往那种人类残杀人类的那种天地不容的事。

 

 

“你是来…..试探我?”

 

我越来越摸不清眼前这个人。

从一开始让人着迷的容貌,那让人不能容忍的性格和态度,到现在这一种能让人相信的说服力。

 

“可以那么说。”

 

“想看看那家伙托付的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然后,又突然之间地转变回刚才调谑人的表情和语气。

 

“没想到一开始竟然会反抗和顶撞我,还真是个有骨气的男人啊。”

 

“不过,交际能力和战斗能力还是要多多提高一下。”

 

“所以才说NO.6的少爷还真的是…..”

 

听到他对自己的挖苦,虽然知道自己比不上紫苑,但是自己也是以自己的方式成了NO.6中难得的精英。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质疑自己的能力,但是我就是不想被眼前的人这么说。

我不服气地当下,就在明知道他不会闪避的同时再次对他发泄了自己的愤怒。

 

 

但是,这一次要打在他脸上的拳头的制止住了。

他紧紧地掐住了我的手腕,明明笑着的他却丝毫没有要轻易放开我的意思。

 

就与那天一样,他表示能轻易地打败自己。

 

 

“至少,你和他不一样,不会那么天真。”

 

“或许他托付给你,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他的那双银色瞳孔盯着自己已经被吓呆的眼眸,只是有点悲伤,又有点感慨地,说了这一句话。

 

这不是赞美,更不是什么讽刺,只是单纯地感觉到他确实是在为NO.6着想。

此时此刻,我再也找不到任何要问他的话。

 

然后,老鼠他就这样站了起来,侧身在我身边说了一句。

 

“不用担心,我今天凌晨就走了。”

 

“这一次,就真的永远不会再见了。”

 

第一句是对我说的,对这个担心他的到来会带给NO.6各种不利的我说的。

但是第二句,我深深地觉得不是对我这个紫苑。

 

而是另一个紫苑说的。

仿佛是为了弥补那消逝的机会,才对我说出这句话。

 

这完全不是紫苑想要听到的啊,老鼠。

 

 

虽然觉得他就是个欺诈师,恶魔。

但是这一句话我会相信,感觉到他明天就会离开,然后就不会再回到NO.6这个地方了。

 

然后,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以为,会。

 

 

那一夜,我辗转难眠。

想着今天和老鼠的会面,想到他所说的一切如果是事实的话,NO.6 确实也还有许多潜在的危机。

 

但是,这一切也如紫苑所预料般地一样,提出的方案和对策都已经写好交给了自己。

唯独没有说的就是,爱莉乌莉亚斯的消失。

 

为什么紫苑会在这个时候离去,为什么老鼠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这个答案,问出来大概也只会被老鼠敷衍过去吧。

 

 

遽然之间,我从床上跳了起来。

对,是被自己惊吓到地,跳了起来。

 

我忘了问他一句,从一开始就在意的问题。

对从一开始就十分在意,但后来就不知不觉地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也完全脱离了自己想要问他的重点。

 

因此,现在才醒觉。

 

虽然不是关于紫苑的事,但是我却隐隐约约觉得,这可能是所有问题的中心。

而这个中心,巧妙地被老鼠给闪躲和忽视掉了,为了让自己不接近最后的真相。

 

 

现在才想到到底能怎么办?

老鼠已经表示凌晨就会走了,绝对不可能在方才的歌剧院,不过或许会在那个地下室。

 

不对。

有个地方他肯定会去,而且是临走之前逗留的地方肯定是在那里。

我打从心底如此觉得。

 

既然如此,不如就放手一搏在那里等待他的来临。

然后再质问他那一个自己最后一个疑问。

 

 

我换好了衣服就冲了出去,毕竟离凌晨也没有多少的时间了。

而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原本是能看见整片星空的夜晚,竟然会出现下起细雨的状况。

 

和之前的大雨不一样,是绵绵的细雨。

不需要雨伞的自己也只是以快速的脚步走向了那个地方。

 

那个紫苑永远安眠之地。

 

因为是NO.6的重要人物,墓地都是在链接墙内和墙外的小山丘上,而不是在普通的墓地。

仿佛是一个小公园一样,中心有着两尺高的大理石纪念碑般的墓碑。

 

 

我踹着气跑到了那里。

眼眸映入了不远处那在蓝色的身影。穿的是紫苑画过的画像里面,那个穿着黑色皮外套,脖子上围绕着灰蓝色的超纤维布。

 

就站在墓碑之前。

果真的,老鼠来到了这里。

仿佛就是为了跟他道别。

 

“没想到你还会猜到我会来这里。”

 

我原本是要接近他再问的,可是他却自动地转过了身,一副我早就知道你在我身后般的神情,望着我说道。

 

“老鼠我……”

 

既然知道了,我就没有理由闪躲对方。

 

 

 

“我为什么没变老。”

 

“这就是你想问的吧。”

 

 

 

又再一次的,我还没开口把话就被对方夺去了主权。

然后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深深地觉得,这男人很可怕。

 

宛如把自己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然后又毫无保留地拆穿了自己。

 

 

“很可怕吧。能看清一切的能力。”

 

“对他却行不通啊。”

 

“唯独那为了我而哭,为了我而杀人,却又如此地善良和勇敢的他,我看不清。”

 

“他是我这一辈子那么害怕过的对象。”

 

“但同时,却又是一辈子无法舍弃的人。”

 

 

老鼠向着我走过来,细雨轻轻地打在他脸上。他用着怀念着往事一般的语气说着这一些全部和紫苑有关的事。

我看见了,老鼠那副和在歌剧院完全不一样,仿佛要哭出来的悲伤表情。

 

如果一辈子都无法舍弃,那为什么要离开。

 

这是我这个时候又想到的疑问,也察觉到了老鼠竟然有回避了刚才的问题。

 

 

“言归正传。”

 

“为什么我不会老的理由,你真的想知道吗?”

 

仿佛是普通人不应该知道的是,老鼠给了自己一个认真的眼神。

感觉就是说着如果没有觉悟最好现在就离开。

 

“我想知道。”

 

我都走到了这个地步,现在退缩只是会更对不起紫苑和自己。

当然,我也做好了接受一切的觉悟。

 

 

老鼠看见了自己的反应,只是哼笑了一声。

然后就转回头走向了石碑,在石碑下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他的意思,但是这一次却知道他会说的。

 

 

“二十年前NO.6为什么能得救的理由你应该知道吧。”

 

宛如在找着切入话题的地方,老鼠试探性地问着,想要知道自己所了解的范围。

 

“是爱莉乌莉亚斯给了NO.6一个机会,而关键人是紫苑…..还有你。”

 

是神明给予NO.6重建的机会,所以大部分NO.6的人都才能侥幸地活下去。这的确是在这里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

 

同时,也是众所皆知的事。

 

 

“理论上是正确的。但是爱莉乌莉亚斯不是给NO.6一个机会,而是给紫苑。”

 

我第一次从他口中说出了“紫苑”两个字,清楚毫无含糊的发音,加重了他的名字,让我知道,这一句其实才是关键。

 

“已经不再相信人类的爱莉乌莉亚斯被我说服而有了兴趣看看他所创造的未来。”

 

“所以给了紫苑一个机会。”

 

老鼠继续地说着,而我则站着静静地听。

但是内心浮现的疑问却是有增无减。

 

“因为是她给予的机会,紫苑必须做为NO.6的希望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

 

“就算不是这样,他究竟还是NO.6的人,还是无法离开这里。”

 

“这一点就算是你,也应该认同。”

 

他说完了之后望向了我,我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里有火蓝阿姨,妈妈,力河大叔还有那么多人,紫苑无论如何都不会走的。

就算要走,只有有人要他留下来,他或许就会犹豫。

 

更何况是和爱莉乌莉亚斯有约定之下,紫苑必须留在NO.6.

 

但是老鼠呢?

 

 

“而我一出生就是森林子民的后代,是名歌者。”

 

“我出生的理由就是——为了爱莉乌莉亚斯。”

 

“但最后我却帮了NO.6,背叛了她。正常来说,她已经可以当成致众人于死地。但是她没有。”

 

“她给了紫苑机会,可是那并没有给予我。”

 

老鼠停在了这一句,吸了一口气再继续说着。

 

 

“我必须离开这里,必须为了爱莉乌莉亚斯在各地歌唱着。”

 

“一直到,我所要见到的,紫苑所创造的未来完成那一刻。”

 

“这是我付出的背叛的代价。”

 

他虽然是说着自己的故事,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见任何变化。

仿佛如今真相会带来什么改变,他已毫无在意。

 

“因为这个理由,爱莉乌莉亚斯给了我一个祝福……啊应该说诅咒吧。”

 

“那就是不会老化。”

 

我知道,这些话,或许只有自己知道。

紫苑不得不留下,老鼠不得不离开。

 

但是就在已经成功了老鼠已经能回来的时候,紫苑已经不在了。

错开和已流失的时间,注定了两人无法再次相遇。

 

“紫苑被给予机会的代价是什么,你应该也知道了。”

 

老鼠的这一句却完全推翻了自己刚才想的是,难道紫苑不是自然下去世的吗?

难道他们不是输在了时间上吗?

 

他的银眸仿佛瞧见了一脸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的我,开口说道。

 

“我一开始就知道了,应该是说爱莉乌莉亚斯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后知道。”

 

“紫苑早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只是被我救了回来。”

 

“既然要活下去又要重建NO.6,代价自然很大。”

 

老鼠没有直接地说出来,只是垂下了眼帘,仿佛想着过去无法改变的事实,如今也只能感叹命运弄人。

 

“为什么会这样?”

 

但我不明白。

为什么紫苑都没说出来?为什么知道了还会一直等着老鼠?

为什么必须要付出这种只有两个人承受的代价?

 

“向神明许愿的话就不用付出代价吗?”

 

“别太天真了,这世界上才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老鼠这一个自问自答,仿佛嘲笑着我的天真和无知。

能拯救曾经伤害了爱莉乌莉亚斯,NO.6所有的人民,如果只是她单纯的一个兴趣能拯救的话,那二十年前根本就不会死去那么多人。

 

“紫苑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吧…..”

 

他犹豫地说道,只有这一点他没有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

 

“我觉得…..是。”

 

我突然记回来了,在紫苑离去的前几天,脸上挂着的笑容,感觉就像那种如释重负后,毫无挂念的笑容。

 

也一直留在了家里陪火蓝阿姨,探望妈妈和力河大叔。

就算是平时都会做的这一些事,但是在时间上看来,他已经认定了是最后一次。

 

还有就是为了NO.6最后做出来的资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还是偶然。

紫苑已经知道了,到最后已经知道了,当年机会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

 

而他们,真的注定不能相见。

想到这里,明明在葬礼都没流下眼泪的我,也泪水潸然落下。

 

细雨,依旧在下着。

完全没有停下的念头,我低下头用手背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和雨滴。

 

之后仰头一看才发现老鼠已经从台阶站了起来,再次走向了紫苑的墓碑。

 

我手腕上的表显示着,时间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凌晨。

但是为什么老鼠现在给自己的感觉,并没有一种要离开,反而想要留下来的感觉。

 

 

“差不多……是凌晨了。”

 

我轻轻地,想要提醒他一样地说着。

 

“是吗。”

 

“那差不多也到了完成契约的时间了。”

 

老鼠没有再转回头看着我了,只是一直盯着眼前的墓碑。

 

果然这个眼前的男人,仿佛直到最后一刻都好像还有所保留一样,让人依旧对他的话疑惑不已。

 

“完全契约是什么意思?”

 

我直接问了,因为感觉到他好像就要消失在自己面前一样。

 

“如我所说,爱莉乌莉亚斯已经不在这里了。”

 

“紫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她的兴趣不在了就离开了此地。”

 

“同样的,我的诅咒早已经解开了。”

 

“我会衰老下去。”

 

老鼠说着,右手的手掌心却贴在了冰冷的大理石上。

 

 

“但是,没有你的世界根本毫无意义,紫苑。”

 

“这一次轮到我说了。”

 

 

他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他眼前的墓碑上的名字,悲怆地说着。

 

 

 

“为了遵守你我的契约,所以我向爱莉乌莉亚斯许下了最后的愿望。”

 

 

他们对彼此的意义都过去重大,甚至到了默默地为了对方贡献出自己的一切。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契约是何物,但是却明白老鼠这次的回来绝对是为了紫苑。

 

 

但是紫苑已经不在了,他要怎么遵守那个契约呢?

不安和不详的预感瞬间在我脑里爆发。

 

没有犹豫的时间,我跑向了老鼠的方向。

 

听着我急促的脚步声,他也只是微微地转回头,用着侧脸对我轻声道。

 

“NO.6就拜托你了。”

 

那是他对我,身为另一个紫苑的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等下!!!!!!!!”

 

已经尽我所能地跑向前,就在要触碰到他的那一霎那,刮来了一阵大风。

就如当年在紫苑生日时那一种大风,瞬间让自己举起手挡着,也闭上了眼睛。

 

然而再一次把双眼睁开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任何身影了。

 

老鼠就这样不见了,在自己眼前就这么不见了。

仿佛就如刚才那阵风,把他的所有给带走了。

 

无法相信这一切竟然发生在自己眼前,我眼神发愣地向后到退着。

 

雨,在这个时候停下了。

独自剩下一个人在这个地方,放眼过去也只有竖立在中心的墓碑。

 

 

【我回来了,紫苑。】

 

但却响起了老鼠的声音,犹如在耳边回响一般如此地靠近。

 

我惊愕地再次望向了四周,泛起了一丝丝耀眼银色的光芒让我的瞳孔转向了光源。

 

我看见了两个人。

不是,应该两个光影。

 

他和他的额头轻轻地触碰着,身体依偎着彼此。

两人都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的时光,银白发的少年脸上稚气和那治愈人心的笑容,就如和自己小时候看见的一模一样。

 

蓝发少年双手托起了他的脸颊,这一次在彼此确定之下,闭上了双眼吻上了对方。

他们仿佛就像是无法再离开彼此一样,深情地吻着。

 

停下来的同时,银白发的少年流下了眼泪。

不再是不舍,不再是无奈留下的泪水。

 

这一次是开心地,感动而落下的泪水。

 

【欢迎回来,老鼠。】

 

流浪者和留守者终会再见。

 

 

《全剧终》


评论
热度(32)
  1. 天天天蓝某伊的藏书阁 转载了此文字

© 天天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